作为2013第八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发布的品牌子榜单,昨日,中国漫画作家富豪榜和外国作家富豪榜同步发布后,引发各界关注和热议。截至4日晚8点,华西都市报新浪官方微博发布的榜单内容阅读量达41万次;百度搜索第八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关键词,相关结果达118万个。其中漫画作家富豪榜的发布,也受到动漫行业业内人士的高度认可。外国作家富豪榜的豪门作家的代表作品,也引发很多读者的阅读欲望。

www.4355mg娱乐游戏 1

www.4355mg娱乐游戏 2

昨日,旗下有多名漫画家上榜的著名动漫人、湖北知音动漫公司总经理李靖在微博上表示:恭喜所有上榜的漫画家,这就是为梦想坚持的力量!资深漫画人、漫友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金城先生,也在微博上转发榜单,并喊出:中国的原创漫画家是最棒的!来自漫友杂志社的资深漫画人士赖先生,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榜单,让越来越多人对我们漫画行业有更高的认同!这是很好的事情!

今日,2013第八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品牌子榜单漫画作家富豪榜再次由华西都市报全国独家重磅推出。天津漫画家周洪滨以绝对优势蝉联此榜榜首,一年2300万元的版税相较于去年的1815万元,有了很大的提升。而广东漫画家朱斌以1200万元的版税再度占据榜眼位置,第三名则由上海漫画家穆逢春以770万元版税拿下。2300万元!

前不久,2012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推出了子榜单中国漫画作家富豪榜。天津漫画作家周洪滨在2011年入围三甲之后,时隔一年又凭借1815万元的年收入荣登榜首。如果在2011年的榜单上,有人觉得周洪滨的名字和排在第一位的大名鼎鼎的朱德庸比起来还多少显得有些陌生,甚至会认为他的成功只是个偶然,那么,如今周洪滨一跃成为第一的时候,他的名字已经和实力画上了等号。更值得关注的是,2011年周洪滨名列第三的成绩是1830万元,那是他之前近10年收入的总和。而此番的成绩1815万元,则是他2012年一年的收入。与此同时,另一位天津漫画作家王鹏也凭借160万元的成绩名列2012年榜单第12位。两位天津漫画作家的成功堪称是中国动漫界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引起了人们对天津动漫产业发展的关注。近日,本报记者对两位津门漫画家进行了专访,请他们结合自身的创作实践谈谈中国漫画界的现状及发展趋势。

榜单发布后,记者再度联系到连续两年蝉联冠军的漫王周洪滨,他有感而发,随着漫画作家富豪榜持续推出,大家对这个榜单越来越认可。与此同时,大众对漫画界的疑问越来越少,了解越来越多。坦白说,以前很多人都不知道画漫画的是咋回事。感谢你们身体力行推动漫画行业的快速发展!

周洪滨二度问鼎漫王

周洪滨采访实录

知音漫客的资深编辑吹沙说,经过作家富豪榜这三年对漫画领域的关注,大众对动漫有了更多了解。很多人不再局限地认为漫画只是小孩看的,很幼稚,更多的人已经能把动漫作为文化产业的一部分,作为年轻群体职业的一个方向去看,动漫也能挣钱,很有前景的!

2011年,中国作家富豪榜首次推出品牌子榜单漫画作家富豪榜,当时统计的是2000年至2011年漫画作家的版税总收入。当时朱德庸以6190万元封王,而周洪滨则以1830万名列第三。两年过去了,凭借《偷星九月天》的强大号召力,周洪滨不但在去年逆袭朱德庸成功登上榜首,今年更是以2300万版税、遥遥领先第二名1200万元的强劲优势再度封王。中国作家富豪榜品牌创始人吴怀尧说:朱德庸因为没有新作品上市,今年意外跌出了榜单,让人惋惜。

幽默漫画在天津有深厚土壤

从数据上来看,近年来,周洪滨的创作状态非常好,一直处于持续上升的阶段。据他个人透露,《偷星九月天》还将连载一年左右,因此未来的一年,周洪滨吸金的能力依然不容小觑。而连续两年凭借《爆笑校园》占据榜眼地位的朱斌也很稳定,看来热血搞笑类的漫画作品依然是很多读者的首选。

记者:你凭借《偷星九月天》跃居中国漫画作家富豪榜榜首。如何看待收入上的成功与事业成功的关系?

男神给力

周洪滨:我从2002年开始创作,2006年之前,我的收入是很一般的。成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能够成功最主要的原因是赶上了行业爆发期。我从2006年开始在《知音漫客》上做连载,《偷星九月天》没火的时候我最多一个月做十三个连载,2008年、2009年我的工作室有五六个人,制作上也不够成熟,现在是二十人的制作团队,各司其职,每个人只做好自己的环节就行。工作室的运作模式提高了漫画的整体质量,我的压力也减轻了。

漫画吸金,穆逢春速度最快

2005年之前我只靠稿费收入,偷星火了收入才逐渐攀升。《偷星九月天》目前已出版了30多册,每期《偷星九月天》单册的售价是10元,每月一期。书的二次销售给我带来了可观的利润,我就不断发展潜艇工作室,现在潜艇工作室有近30名设计人员,我就有更多的时间来编故事画漫画。随着偷星市场的稳定,我的工作室又新推出《斗破苍穹》,目前已出版到第4册,销势很强劲。

与往年的榜单一样,今年依旧是男漫画家占去了大半江山,上榜的女漫画家只有夏达和韩露。而去年占据了榜单一席之地的成都妹子寂地,今年无缘榜单,比较遗憾。上榜男漫画家今年的版税总额为6430万元,上榜女漫画家的版税总额只有其一个零头,为440万元。

记者:天津两位漫画家登榜你认为是巧合还是因为天津这片独特的文化土壤造就的?

在实力强劲的男漫画家中,穆逢春可以说是进步最快的一位。他先是用一年的时间从首届的第11名上升到去年的第5名,再用一年的时间迅速攀升至前三之列,版税也从十年累计230万元升到了一年770万元。穆逢春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漫画版《斗罗大陆》功不可没。三十而立

周洪滨:天津的漫画人很多,天津的神界漫画公司可谓是中国漫画的黄埔军校,目前《知音漫客》的多个作者都出自神界,王鹏也出自神界。神界为中国漫画培养了一批漫画人。在天津受漫画影响和喜欢漫画的人也非常多,也因天津是曲艺之乡,天津人对于幽默的漫画乐此不疲。

最小的极乐鸟羽翼渐丰

我的人生也是从连载后开始的

仔细观察今年的漫画榜榜单,还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除了排名第四的几米和排名第九的极乐鸟以外,剩下的13位作家都是处于30-40岁这个年龄段,他们在漫画行业可谓不折不扣的三十而立。

记者:请你谈谈创作与积累的关系?

55岁的台湾漫画家几米凭借新书《如果我可以许一个愿望》,不仅继续在漫画榜单上占有一席之地,还从去年的第九跃升至了今年的第四,让人心生敬意。而27岁的85后漫画家极乐鸟上榜,也让人看到了中国原创漫画家的新生力量。

周洪滨:我做商业漫画,对积累很重视,我有画幽默漫画的基础,我是边画边积累,不断将生活中的感动瞬间记录下来的,转化为我的漫画。人类的情感是共通的,我努力保持一颗童心为我的小读者搞创作,还会与他们探讨故事情节,作品自然会被他们接受。与日本漫画家的工作方式类似,我的工作非常紧张,周刊一开始做,就全身心投入,每周要想好本期稿子的情节点在哪,爆笑高潮需要几页,加上制作时间,交稿期就到了,交完本期稿,下一期就又开始了。就这样周而复始,每周都在积累都在创作。就像《航海王》的作者尾田荣一郎说的,他的人生是从连载之后开始的。我也有同感。

华西都市报记者 李昊皎

记者:你在中国漫画低迷时开始创作,当时是什么样的动力驱使你坚持下来的?

明日预告:

周洪滨:中国漫画最低谷时我在《少年漫画》上发表了处女作短篇。当时发表作品非常难,我自认为在绘画上没有太多的天赋,我的天赋是讲故事。我投一年稿子才能发表一篇作品,第一篇稿酬是八百元,当时还在上大学,很受鼓舞。那时的漫画家都很追求艺术,漫画刊物都是从艺术角度定位,而不是商业定位,使得漫画读物效益不好,很多漫画杂志都停刊了,漫画家面临生存问题,很多都转行了,我也只好去某公司画插画,当时的月薪是四百元,也算有份稳定工作。2002年出了一本《漫画派对》的杂志,我又开始投稿。主编告诉我,稿子的原则就是搞笑,逗乐读者,主打作者猫小乐月薪万元。我很震惊,意识到漫画的前途,我下决心辞职,投入漫画行业。

第八届中国作家富豪榜主榜单震撼发布、新首富独家专访、中国作家富豪榜文化盛典成都揭幕。

人气漫画难以改编为动画有内因

记者:你怎么看待中国目前动漫市场现状?

周洪滨:我个人认为,漫画是动漫的基础,中国漫画与动画还没有接上钩,动画、漫画各干各的,很多动画在没有读者群的情况下制作动漫,投资商只为了出动画而创作卡通形象,这样就会走入一个误区,成功率非常低,出来的动画很难被观众接受。我认为好的漫画本子是从小说题材精编出来的,而动画又是在有影响力的漫画上挑选出来的,它是层层递进的过程。目前国家对于动漫产业的支持力度很大,中国漫画的质量在不断提高,并不比国外的差,就是漫画和动画在衔接上还有所欠缺,希望动漫行业的产业链尽快形成。

记者:你喜欢漫画家鸟山明,那你会像鸟山明那样推出自己的动漫吗?

周洪滨:我认为鸟山明是日式漫画产业链的缩影,属于被产业绑架性的创作,原本完成了一部漫画的创作,但为了维系产业链,被动地创作。我不会走这种创作的道路。我希望像鸟山明那样出动漫,但中国动漫起步晚,产业链还不成熟,有人气的漫画出不了动画,而推出的动画大多人气不高。日本成熟的动漫产业链和营销创利,仍然是中国乃至世界其他地区漫画家难以企及的一个高度。

记者:如今我国动漫产品丰富,但深入人心的形象难觅。你觉得如何才能创作一个深入人心的动漫形象呢?就如当年张乐平的三毛的形象一样。

周洪滨:我想这不是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我没给自己这么高的定位,我在微博的介绍是:我是个漫画爱好者。日本漫画从二战开始起步,只出了鸟山明、尾田荣一郎、藤子不二雄三位代表日本水平的漫画家,我国的漫画在起步阶段,不可能出来深入国人人心的作品。我只希望我能保持一颗童心,继续为小朋友创作,做好偷星,让偷星圆满结束。

王鹏采访实录

商业漫画主要是适应市场需求

记者:你如何看待自己财富上的成功?

王鹏:我觉得收入上的成功与事业上的成功并没有直接的联系,但是收入上成功了,肯定能推动事业上的发展,以漫画这行来说就是可以更换更好的设备、让员工享受更多的福利、让读者们能更全面丰富地与制作方互动,总之能让作品的质量更上一层楼。

记者:你的漫画风格比较多元,那么如今比较受市场青睐的风格是什么?

王鹏:商业漫画主要是看市场的需求。在画《水浒》的时候因为主要是面向法国市场,那么画风自然会迎合欧洲人的口味,比较偏向写实。但到了《御狐之绊》时,面向的群体变成了国内的读者,那偏日式的画风自然更容易被大众接受了。

记者:现在日风漫画受青睐,你认为原创与借鉴的关系是什么?

王鹏:中国有远远超过日本的文化底蕴,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日本的动漫产业比较发达,他们在各种形式上的尝试都已经很成熟,那么学习他们的优点,弥补他们的不足,这就是学习与借鉴的关系,就是所谓的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嘛。利用我们自己的传说与历史背景来制作各式各样的漫画,不但可以让读者了解课本上学不到的知识,使他们不再只受外来文化的入侵,同时还能让我国的传统文化随着漫画走向世界,我想这就是原创的意义了。

中国动漫作品面向低龄群体削弱影响力

记者:成立公司与单纯的工作室创作存在哪些差异?优势在哪儿?

王鹏:笼统来讲的话,公司的规模更大一些,相比起工作室以单个项目为核心,公司更多的是围绕一个出版平台来运作。作为一个公司的话,能让更多漫画家通过合作或别的形式加入漫画的制作中来,同时也能让管理机制更好地发挥作用,使得创作流程变得更为精确高效。

记者:目前,中国的动漫产业与先进国家还存在哪些差距?

王鹏:跟动漫产业比较发达的国家比起来,我觉得中国的动漫产业最大的问题在于面向的群体还是过于狭窄。例如日本,他们的动漫除了众所周知、面向偏低龄的《多啦A梦》《甜甜私房猫》之外,还有面向少年、青年甚至更高年龄段的作品,甚至还有读者到了五六十岁之后仍然在看漫画,这就是他们的影响力。但在国内,却很少看到一直到老了还能从书架上拿出来津津有味翻看的漫画作品。

记者思考

说到中国动漫,作为80后,我们有着颇为甜蜜而丰富的记忆。从《小蝌蚪找妈妈》到《天书传奇》,从《大闹天宫》到《哪吒闹海》,再到《雪孩子》《葫芦兄弟》等,都让人念念不忘。这些优秀的国产动画片,用优美的画面和巧妙的故事情节以及其中蕴含的深刻寓意诠释了何为经典。但随着欧美、日本动画片的引进和国产动画片制作水平的不断下滑,我们的记忆被《变形金刚》和《七龙珠》等国外的动漫作品所取代。那时的国产动漫作品不仅数量少,能让人留下记忆的更是少之又少。究其原因应该是方方面面的,但归根到底是能静下心来、不为名利地为孩子们创作动画片的人越来越少了。

《喜羊羊与灰太狼》是近年来国产动画片的佼佼者,不仅形象为广大电视观众所熟悉和喜爱,就连推出的两部电影的票房收入也是成绩斐然。很多业内人士和影迷都惊呼,中国的国产动漫作品一点也不比国外的差,甚至,有权威媒体称中国已成为动漫大国。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中国与动漫大国仍相去甚远。在日本,提到动画片和漫画,说得夸张一点,那真是老少皆宜,人手一本。车站的等候厅、商店的休闲区、公园的躺椅,到处可见各个年龄段的漫画迷们在翻看着自己喜欢的漫画书。《海贼王》有多火爆?在日本,它从1997年开始连载漫画、1999年开始播放动画、2000年发布电影版作品,在风靡了15年后,依然能在最新电影版《海贼王最强之敌Z》公映首日,创下7.5亿日元的票房神话。相比之下《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成绩,还不足以让我们沾沾自喜。

再者,在采访中,两位漫画家一再强调,完整的产业链才能造就经典而成功的动漫作品。如今的动漫产业发展模式与多年前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当前动漫产业发展模式首先要考虑商业价值,其次才是艺术价值。商业价值是动漫作品和动漫从业人员的生命线。为我们熟知的成功动漫作品又是怎么炼成的呢?在周洪滨看来,《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成功不可复制。它没有经过漫画推广阶段,而是把资金直接投入动画片的制作和播出阶段。经过各电视台长时间的不间断播出,人们才逐渐接受并喜欢上了其中的形象。这样一个过程需要前期大量的资金投入,而最终能否成功是很难预测的,或者说这样的投资方式是存在巨大风险的。

先进的理念并非如此,而是像金字塔一样地推出各类作品。比如,从成功的小说中找到适合改编成漫画的作品,再将成功的漫画作品制作成动画片,从动画片再到电影版。这样,每一次形式转换都是在有成熟的读者和充分的关注度基础上进行的。

一部动漫作品的影响力到底能有多大,这个问题恐怕谁也回答不上来。但读过漫画,看过动画片的人都会有一个共识,那种美好的回忆似乎是其他东西所无法取代的。一个个感动的瞬间就像一颗颗晶莹的珍珠,串起了我们的童年时光。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的动漫作品会在不久的将来,再次腾飞,走向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