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认是一个容易感动的人,亲情和动物请是我的命门,它们一直是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忠犬八公的故事,鼎鼎有名的片子,直击我的心房。

近来最推荐的电影,世界观搭建十分有趣,推荐男女老少都来看!

     
 思思扭头看着母亲:“妈妈,到了没有啊?我们要去哪里?怎么那么远啊?”

        影片一开始就是我们的两个主人公,八公和教授的相遇。这个男人在我看来是温柔的,他善良的选择成就了这么一个故事。

以下轻剧透,没看的请不要看。

     
 母亲看了一眼走在前面,手里抱着思思弟弟的丈夫,声音颤抖:“快了,再走一会就到了,你累了吗?”

        它在他们家里磕磕绊绊地成长,他们是朋友更是家人,我本以为,故事会这么温馨地发展下去,然而并不是。突然的变故令这个家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突然离世,给这个美好的故事划上了一个句号。

剧情太有趣了好吗?!

     
 “嗯,累了。”思思低头看着母亲今早刚给自己穿上的新鞋————她已很久没穿过新鞋了,不知道今天为什么母亲要给她穿双新鞋。

        它没有家了,它没有他了。他们曾经朝夕相处,即使它给他惹了不少麻烦,他还是护着它,爱着它。它每天跟着他穿过大街小巷,送他上班,接他下班。

死亡原来没有那么可怕,他们会以另一种方式关注着我们。对于去世的人,他们最大的幸福是现世能有人纪念他们,想着他们。

       “那,妈妈来背你吧。”母亲微微气喘。

        然而这一切都在这一天戛然而止了。它再也等不来他的身影,它再也等不来一个温暖的大手抚摸它的毛发,对它说:我们回家吧。再也没有了。

而家人的支持和祝福对每个人都那么重要,而且这份祝福的条件是那么的暖,因为这些爱和支持是无条件的!

     
 “没事,妈妈你也累了,思思还能自己走。”思思看着母亲稍显沉重的步伐懂事的笑着。

        然后它开始了等待,在这个没有他也没有了他的家人的城市。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善良的路人会给它一些吃的,它靠着这些熬过一天又一天。直到有一天,那个曾经没有对它投来和善目光的女人回来了,带着对他深深的思念。这一次,她的目光柔和了,她就那样看着它,好像能从它身上看到他的影子。。。

不论身在何方,永远记得还有家人在想着你,支持着你,陪伴着你。

       “妈妈,你累了,思思给你唱首歌吧!”

        时间就这么过去,春去秋来,下了几场大雪,又听了几场蝉鸣。它老了,走不动了。它只能静静守在那个接他回家的花坛,好像他们还在一起。就这么静静地等,静静地等,直到死去。

可能因为家庭,可能因为支持,在主角弹起那个旋律的时候,整个放映厅的人都泪崩了。

       “好啊。”————思思觉得母亲有些心不在焉似的。

        都说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我想,没有养过狗的人应该没有那么深刻的体会,它们一旦认定了你,就会把你当成它们的家人,你每次出家门,它会在家里委屈地呜咽,你每次回到家,他总是会摇着尾巴兴高采烈地跑过来迎接你,你说:我们出去玩吧!它会一下子直起身子,满眼期待地看着你。它们有的时候不只是动物,它们也有感情,知道谁对它好。

我觉得这个电影改变了我的世界观,让我这个背井离乡的大男人哭成狗,让我在遥远的异乡感受到家庭的重要和温暖。

       “世上只有妈妈好,

        这个片子戳到了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他让我更加珍惜,和我的动物们相处的时光。它们不仅是宠物,更是家人。

你真的不想看看么?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 本文版权归作者  0.618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投进了妈妈的怀抱,

幸福享不了,

世上只有妈妈好,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投进了妈妈的怀抱,

幸福享不了,

没有妈妈最苦恼,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离开妈妈的怀抱,

幸福哪里找,

没有妈妈最苦恼,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离开妈妈的怀抱,

幸福哪里找…

     
 思思唱着唱着,时不时看看母亲的脸,她发现母亲不停地用手背抹着眼睛,就问:“妈妈你哭了吗?”

       “没有,是沙子进眼睛了。”母亲扭过头。

       “世上只有妈妈好………”

     
 童稚的歌声响在那僻静的山道上,回荡在那峦峦群山间,或许,也刺进了一个母亲的心里…

     
 又过了几个村庄,来到了一个小城镇,“爸爸,你累吗?让我抱弟弟吧?”思思赶前几步,追上父亲。

     
 “不用了,到城里了,我们在路边歇会吧。”思思觉得父亲的声音充满了沧桑与凄凉。

     
 “思思,一路走来,你还认得回去的路吗?”父亲仍然面无表情,两眼看着来往赶集的行人。

       思思想了想,看着母亲:“太远了,不记得了。”

     
 “嗯,天快黑了,你们在这等一会,我去找个地方今晚住下来。”父亲说完,抱着弟弟走了。

     
 父亲走了一会,母亲拉着思思的小手,两眼湿润:“思思,你还小,有些话说了你也不会懂,但是爸爸妈妈这也是没办法啊,生在这种家里,爸爸妈妈没有能力养活你啊,穷苦人家的孩子命贱啊,死活只能看天意了!妈妈也舍不得你,以后你会明白的。”

       “妈妈,你怎么了?”

       “妈妈没事,妈妈要走开一会,你在这等妈妈啊。”

       “嗯,思思等妈妈。”

     
 母亲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时却又停了下来,走回来,从手上的小麻袋里拿出来一个白面馒头,递给思思,哽咽着:“思思来,乖,拿着,饿了就吃馒头啊。”

       思思看着那圆圆的馒头,吞了吞口水:“思思不饿,妈妈留给弟弟吃吧。”

     
 母亲任那控制不住的泪水滑下黝黄绝望的面庞,滴落在地上,轻轻将包子放在思思小小的手上,转身蹒跚地走开了,很快混进了茫茫人海之中。

     
 思思看着手中的包子,感到了从未有过的饥饿,她已将近一天没进食了,更何况她已走了将近一天的路,她还只是个六岁半的小孩子而已。

     
 思思很想吃一口手中的包子,但她想到了那个才三岁的弟弟,她知道家里很穷很穷,所以她平时只要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留给弟弟————尽管也不会有什么好吃的。

     
 思思走到边上,看到有一块小石头,坐了下去,思思看着脚上的新鞋,她不明白母亲今天为什么要给自己穿双新鞋,她也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带自己来到这么远的城里————她,有太多太多的疑问。

     
 千年不变的黑夜无情而冷漠地降临,街道两旁各种各样的商铺打开了各式各样的灯具。

     
 思思看着街道上渐渐增多的行人,却没有她的父亲母亲,她心里感到了些许的恐慌…

     
 夜深人静,街道两旁的商铺大多已下班打烊,思思看着逐渐稀少的行人、无月无星的黑夜,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

       思思看着手中的馒头,咽了咽口水,仍然不舍得吃,她仍然想着留给弟弟…

     
 街上已没有几个行人,时不时一阵风吹过,思思感到阵阵寒意,她很想哭,但她没有哭,小小年纪的她早已懂得了哭并非解决问题的方法…

     
 有几个年轻男女从思思身边走过,站在思思面前看着思思,小声议论着什么,思思睁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看着他们,几个男女看了一会,走了。

     
 夜,越来越深,思思的心底也越来越不安,她有种预感:父母亲永远都不会来接她了。

       思思仰头看着头顶上的一片漆黑,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一个右手提着塑料袋,大概三十多岁的少妇从不远处向思思走来,她似乎很远就看到了思思,当走到思思面前时,站住了。

     
 思思看着少妇,少妇挨着思思坐在路基边上,扭头看着思思,语气透着怜惜:“小孩子,你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呢?”

       思思不知该如何回答,摇了摇头。

     
 少妇伸出左手,摸了摸思思的头,看着思思手里的馒头:“你爸爸妈妈呢?”

     
 思思看着少妇在昏黄的路灯下仍然显得苍白的脸,好一会才说:“爸爸妈妈走了,叫思思在这里等。”

       “那他们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接你呢?”

       “没有。”

       “你叫思思?你姓思吗?”

       “我不姓思,我姓居,名字叫居思,爸爸妈妈叫我思思。”

       “你饿吗?”

       思思看着手中的馒头,用力点了点头:“嗯。”

       “饿了为什么不吃馒头呢?”

       “这是留给弟弟的,思思不怕饿。”

     
 “唉!”少妇叹了口气:“阿姨这有吃的,阿姨请你吃啊。”少妇边说边从塑料袋里拿出了一袋饼干,递给思思。

       思思看着少妇手中的饼干:“思思不能吃阿姨的东西。”

     
 “没关系,阿姨今天去走亲戚,回来晚了,又没有车,这饼干是阿姨亲戚给的,阿姨不喜欢吃饼干,又没有儿女,你吃吧,阿姨不是坏人,啊。”

     
 思思或许是真的太饿了,又或许是少妇让思思觉得很亲切,终于,思思接过了饼干…

     
 思思差不多将一袋饼干吃完,少妇又从袋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思思又喝了小半瓶水,她这才仔细打量眼前的少妇,思思想:少妇肯定经历过很多伤心事。

       思思小声说道:“谢谢阿姨。”

       少妇浅浅地笑着:“嗯,乖孩子。”

     
 “今晚就先去阿姨那里住一晚,明天阿姨帮你找爸爸妈妈,好吗?”少妇满怀期待的看着思思。

       “思思不能走,万一思思走了,爸爸妈妈回来就找不到思思了。”

       “没事的,爸爸妈妈可能有事今天不来了,明天我们再来等他们,好吗?”

     
 思思看了看少妇,又看了看四周,小声说:“再等等吧,爸爸妈妈会来的。”

     
 少妇想了想,点了点头:“好吧,阿姨陪你一起等,唉!这么晚了,你一个小孩子可危险啊。”

       …

       “思思,阿姨跟你说说阿姨的事,你愿意听吗?”

       思思点了点头:“嗯。”

     
 “唉!你肯定以为阿姨是个人贩子,也难怪,你还小,其实,阿姨刚才看到你时,阿姨就觉得和你特别有缘,特别喜欢,阿姨结过一次婚,他很好,很爱阿姨,但不知为什么,婚后我们一直没有小孩,婚后第二年,阿姨的丈夫因为车祸去世了,阿姨清楚的记得那一天,他出门去上班时还笑着说晚上回来一起去看电影,谁知他那一去却永远都回不来了,那一场电影变成了一场梦。”

     
 少妇用右手背擦了擦两边眼角的泪水,拉着思思的小手:“阿姨后来去医院检查,原来是阿姨的问题,所以阿姨一直都没有再嫁,阿姨很想有一个孩子,你还小,你或许还不懂阿姨跟你说的,但你长大就会明白。”

       思思伸出手,擦了擦少妇流下的泪水,心里感到异常的难过。

       ……

     
 大街上已经一个行人都没有了,所有的商铺都已关门,黑夜像一张巨大而贪婪的嘴巴,无声地吞噬着一切。

     
 少妇看了看右手戴着的手表,小声对思思说:“思思,都半夜了,先去阿姨那住一晚,明天阿姨陪你一起在这等爸爸妈妈,好吗?”

       思思低着头,好一会才点点头:“嗯。”

       少妇又浅浅地笑了笑:“乖,来,阿姨背思思。”

       思思挥了挥小手:“不用了阿姨,思思能走。”

       “嗯,那咱们走吧,前面不远就是阿姨的家了。”

     
 少妇牵着思思的手,慢慢往前走去,少妇没有看到,思思的双眼充满了绝望的泪水…

     
 少妇的家并不大,在一栋五层楼的二楼,一房一厅,有阳台,还有个小厨房,厅内布置简单,一个不大的靠角落的柜子上放着一台十九寸彩电,厅的中央摆了一张长布沙发,大概可以坐三四个人的那种,另一个角落放有一张桌子,桌子上一个热水壶、几个杯子,桌子旁有几张塑料凳子,一切都是那么的简单,但却整齐干净…

     
 思思从未看过电视,她家里穷得别说买电视,就连饱暖都成问题,她隔壁那家邻居倒是有电视,但思思从未去看过,不是她不想去看,而是她父母不让去,她父母说去了也是丢人…

       少妇见思思盯着那台彩电两眼一眨不眨,笑着说:“思思困吗?”

       思思摇摇头:“嗯~。”

       “那看会电视?”

       “嗯”思思微微点头。

       少妇打开电视,调了调,问思思:“思思喜欢看什么节目呢?”

       思思看着电视:“什么都可以,思思没看过电视。”

     
 少妇一边按着遥控器上的数字边笑着:“现在太晚了,不然还有动画片看呢,阿姨叫于倩,“于”是阿姨的姓,等于的“于”,你叫阿姨做于阿姨或者倩阿姨都行。”

       思思点点头:“那叫倩阿姨吧。”

       这一晚,或许是太累了,思思并没有因为离开父母而睡不着。

     
 第二天,思思起得特别早,在少妇家吃了早餐后,两人就出门来到昨晚思思等待的那个地方,继续等待————父母给的馒头仍在,思思仍然不舍得吃…

       等了一会,少妇问思思:“思思,你还记得回家的路吗?”

       思思摇摇头:“不记得了,爸爸妈妈带思思走了好久好久才来到这里的。”

       “倩阿姨,爸爸妈妈是不是不要思思了?”

     
 少妇看着只有六岁的思思,小声说:“也许,爸爸妈妈有什么事耽搁了,我们再等一会,如果爸爸妈妈还不回来,倩阿姨和你去找警察叔叔帮忙让你回家,啊。”

       “嗯”

       ……

       什么都没等到!

       派出所内

       “你是做什么的?你是怎么碰到这个小孩子的?”

       “我叫于倩…”

     
 “好,咱们跟你说明一下,其实近几年来,咱们这经常有被人遗弃的小孩,他(她)们的家大多都是很偏僻的乡村,查找起来几乎不可能,再者,她父母故意不想要她的,这跟走失或被贩卖之类不同,就算咱们找到了她们家,把她们送回去了,说不定等你一转身,她父母又将她丢了,说不定为了怕她还能被送回来,还会把她丢到深山野岭里去呢,老实说吧,咱们这都接到过好几回这种丢弃案了,但没有一个能找得到家的。”

       “那你们的意思是?”

     
 “这样吧,既然你也喜欢这个孩子,不如你先让这小孩在你那住着,等哪天如果找到了她家里人,我们再看她家里怎么说,以前那些小孩大多也是被人领走养了,你没意见吧?”

       “我当然没什么意见了,但要看她愿不愿意了。”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居思。”

       “嗯,我叫你思思吧,思思,你喜欢这位于阿姨吗?”

       “嗯。”

     
 “你看啊,现在爸爸妈妈还没找到,不如你先在于阿姨那里住着,等以后找到爸爸妈妈了咱们再回家,好吗?噢,不愿意的话也可以住在警察叔叔这边。”

     
 思思听了,手中的馒头一下掉落在她的脚边————她知道,那个她以为可以留给弟弟的馒头,已不再看到任何希望,包括她一直疼爱的弟弟,也再没有再见的可能了!

       泪不住地往外涌,她看着少妇,哽咽着说:“那就住倩阿姨那吧。”

       ……

     
 思思在于倩家一住就是十几年,当年的那个六岁小女孩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而当年的少妇于倩也变成了满脸蜡黄的老年妇女……

     
 没有人知道,在那十几年中思思过得是如此的伤悲、那么的痛苦————一年又一年,每当她回想一次模糊的父母时,她发现本就模糊的父母的面容变得更模糊了,一年一年在回想中一次一次地减损着清晰度……

     
 思思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商场找了一份做企划的工作,工作不累,待遇不错。

       时间就那么小心翼翼地走着,世人为了一日三餐忙碌奔波着!

       这天傍晚,吃过饭后,思思和于倩散步在公园的小路上。

     
 走着走着于倩说想坐下休息一下,年纪越来越老的人,走着走着很容易就累了。

     
 思思看了看公园对面的小卖铺,说:“倩姨,我去买两瓶水喝,你坐在这等一下啊。”————思思念初中时开始改口叫她“倩姨”了。

       于倩微微有点喘:“嗯,我坐这等,小心点啊!”

       思思点了点头,转身朝小卖铺走去。

       小卖铺就在公园对面,走过去只需要3分钟。

       思思买了两瓶矿泉水,又买了一包话梅,往回走。

     
 刚走两步,一个看似匆匆忙忙的男人从思思身边经过,突然停下来,伸出右手一把抓住思思手上的小坤包,猛地一扯,小坤包一下就到了他的手上,从伸手到抢完包,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半点拖拉!

     
 男人抢了包撒腿就往公园那边跑,思思一下子愣住了,这发生得太突然太快了,一般人还没反应过来!

     
 小卖铺老板反应倒是还算不是太慢,他喊了一句:“姑娘,你倒是追啊,愣子点啥呢?”

     
 这一喊思思才一下惊醒过来,一抬腿赶紧往公园那边追,边追边喊:抢包啊,抢东西啊……

     
 思思追进了公园看着乱七八糟来来往往的行人,还有打太极的、打羽毛球的、打乒乓球的、溜冰的……再看抢包男早都没影了,就想着去找于倩打电话报警。

     
 快走到刚才于倩坐的地方时,思思听见了刻意压抑着的怒吼声:快放手,不放手我就捅死你……

     
 思思赶紧往怒吼声的地方跑过去————只见在一块大石头边上,抢包男正一手拉着思思的小坤包的一头提把,一只手紧紧握着一把大概20厘米长的匕首,而匕首对着的另一边拉着小坤包提把的,正是于倩!

     
 此时于倩倒在地上,两只手却死死拉着思思的小坤包的一边提把,咬牙切齿两眼愤怒似要喷火盯着抢包男。

       思思吓坏了,大喊:救命啊,杀人了!……边喊边赶紧跑上前去。

     
 抢包男一听这大喊,怒火中烧,握着匕首朝地上的于倩手上和肩膀划了两下,也不再纠缠思思的包了,松手就仓皇逃窜……

     
 于倩伤得不是很严重,但毕竟年纪大了,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于倩扭头看了看肩膀和手腕上的伤,苦笑着:“本来就年纪大了,现在动作更不方便了!”

     
 思思擦了一下眼泪,难过地说:“别想太多,好好听医生的很快就好了的!你以后碰上这种事不要再理了,吃亏的还是你啊!”

     
 于倩皱着眉头说:“别人我才懒得理,可是那是你的包啊,我怎么能不理?”

       思思惊了一下,盯着于倩苍白的脸:“你怎么知道那是我的包?”

     
 于倩得意地笑着:“我听见你的喊叫了,我怎么会不认得你的声音?我绝不会让我的孩子被人欺负的!”

     
 思思一听,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像拧开的水龙头似的往外流————“我听见你的喊叫了,我怎么会不认得你的声音?”这句话触及了她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多少年了,于倩的无私养育之恩自己无以为报,自己都是成年人了却还要老人家这么操心,自己却从没想过老人家平时孤不孤单、烦不烦……

     
 记得小时候自己沉默寡言,在学校有一次被一个调皮的同学把耳朵都拧肿了,回家后于倩逼她半天才说出来那个男同学的名字。————第二天于倩带着一把菜刀拉着思思来到学校校长办公室,挥舞着菜刀把小学校长骂得体无完肤,小学校长吓得胆战心惊,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严肃处理此事,并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此类事件!————于倩临走时还警告了校长:不管是谁,谁敢欺负我的孩子我一定跟他拼命!

     
 往事涌上心头,思思越发悲从中来,一发不可收拾,一头扑倒在病床上的于倩怀里,哭得像个孩子,大声喊着:“妈,妈……”

     
 于倩从没想过思思会喊自己妈妈,又惊又喜,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没受伤的手抚摸着思思的头,笑呵呵的:“好好好,妈妈在这,不哭了啊……”

     
 感恩之路漫长而无期!————敬爱的父母、血脉相连的兄弟姐妹、教你为人处世的老师、帮你度过难关的朋友!

       好好珍惜身边的人,因为你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